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尊礼 - 瀚海 13

周防尊很快在腥咸的駕駛甲板上意識逐漸清醒,後腦勺的鈍痛提醒他剛才被宗像禮司擊昏這個不爭的事實。原本在甲板拉動索帆的八田在打鬥期間已經氣得咬牙切齒,沒有出雲和鐮本的阻止他早已不自量力直沖上駕駛甲板跟宗像算賬,直到周防被打昏倒在甲板,出雲和宗像一併墮入暗海,鐮本才放開八田讓他奔至駕駛甲板。


睜開眼睛的時候八田和鐮本跪坐在他旁邊,鐮本驅散一群欲沖上前的船員讓他們繼續工作,交待一聲找十束哥控制情況再次下去船艙,剩下周防和八田。周防疑惑掃視一圈眼光最後落入八田身上,八田急不及待搶先解釋,「尊哥!那個海軍把草薙哥打傷,連人跳船逃跑了。」


周防搔頭順道撫摸疼痛的後腦勺,不作一聲,微眯起金瞳瞧望海上情況撐起了身,八田有一瞬以爲周防的腦袋被砸壞,「尊哥——」


「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周防打斷八田走向船舵,淡然握緊轉換方向,八田呆呆留在原地滿頭霧水,接著才安撫似的說「出雲不會有事,假如你想他平安回來的話,這是最好的辦法。」


八田深深不忿攥緊拳頭一言不發,回到主甲板,鐮本已經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望見八田難看的臉色,走到一邊低聲安慰「八田先生,既然尊哥沒有追究下去,我們也不用管,而且還有海軍在后,我們的彈藥已經消耗不少,還是趕緊幹活吧。」


接著鐮本拉著氣得發抖的八田回到桅杆下,塞了他一條麻繩,示意他繼續工作。
周防盯緊一望無際的暗海,四圍安靜得只有挖漿的水聲和甲板的踫撞,船員大眼瞪小眼無聲詢問如何是好,十束走上了主甲板見狀平服船員的不安「啊啦啊啦,大家千萬別偷懶,草薙哥不再但不代表大家可以放鬆啊。」
「十束哥。」赤城和其他船員激動地圍著十束,爭先說「草薙哥他——」
「沒事沒事。」十束無奈笑了笑望著一群船員安慰,「KING一定會有辦法的,現在快點幹活吧。」


十束多多良翹望駕駛甲板上的周防,突然想起吠舞羅從沒嘗試失去他們其中一人,缺少了草薙出雲的吠舞羅猶如缺少風帆的船,突然覺得有點落寞的感覺。他搖頭驅散腦中不安的念頭,牽起了微笑回到船艙指揮修補工作。


其後吠舞羅在某個國家的停靠,用聖格斯島的寶藏換來了充裕的裝備,船員都沒精打采散在岸邊隨便找了酒館消遣或者繼續待在船上,心裏都急切渴望回去,周防也沒有多留在岸上,不消幾天便登船航行。


船上被一陣陰霾籠罩,沒有人能若無其事無視缺少出雲的事實,多多良曾鼓勵船員提起精神效果也只是白駒過隙。周防仍然無動於衷,縱然平日跟船員的話已經寥寥可數,現在每況越下。一片詭異的氣氛在船上蔓延,吠舞羅經過彌漫霧氣的聖格斯島水域更顯陰森,空氣除了被划漿的聲音之外一片空寂,翰翔海鳥消失得無影無蹤,深綠色的海水徒然渾濁不堪,泛出一層層黑色,熟悉的海域變得陌生船員慌張依在船舷探頭。


吠舞羅駛停在水域較淺的地方下錨,艾力克和籐島留守在船,其餘的船員放下小艇划進島裏。進入聖格斯島的過程煎熬難耐,船員彆扭地掙扎喧鬧已經司空見慣,但此刻卻平靜的異常。水面一片靜謐毫無波浪,八田帶著夾雜擔憂和欣喜四圍張望,低聲問對面而坐的鐮本,「怎麽這次沒有什麽動靜?」鐮本聳肩搔頭,思索一會才答,「大概...額..那些人魚都知道是我們所以不想再浪費力氣?」


小艇船側的海水忽然隆起一團,已經變得面目猙獰的人魚翻騰而起徒手襲擊小艇,八田倒抽了口氣來不及行動,已經連人帶艇雙雙反跌在水。濕冷刺骨的海水冰得讓人發麻,八田和鐮本打了哆嗦,下意識尋找攻擊者,其餘船員注意情況神經立刻綳緊神經,警覺探視水面,只見自己扭曲的倒影浮在幽深的水面,水底看似一片平靜,他們也只好放棄作罷,八田和鐮本翻船爬上小艇。


周防回頭詢問情況,八田爲了不讓周防操心笑着臉搖頭塞了幾個原因敷衍了事,周防再沒深究帶領船群前行。奇怪的寧靜在壓抑的洞穴如無聲物色無形的魑魅魍魎,蟄伏在四方八面的驚濤駭浪隨時捲席而來,一切平靜猶如假象。鐮本對沿途水中一團團黑漆漆的物體感興趣,握着撐漿朝水中攪動,如顔料的色塊沒有化開反而迅速聚攏,黑色水圈驟然從水中冒出,一面猙獰的面容呈現在鐮本眼前,嚇得措手不及,手腕旋即被牢牢握住。


八田眼疾手快強行分開化身如魔鬼的人魚,提起船槳猛打一記,人魚兇狠幽深的瞳孔一縮,露出發黃變黑而鋒利的牙齒,張牙舞爪擒住八田胳膊。船員見狀大驚失色連忙改變方向施與援手,暗礁使他們舉步維艱。鐮本拉住八田另一隻手以防八田被人魚扯走,疼痛得要被分開兩邊似的,八田喊住鐮本放手,形勢轉爲處於下風被人魚鉗制牽扯落水。手臂刺痛麻痹了腦袋和神經,八田在水中四肢胡亂掙扎,摸出了腰間匕首卻不能發力,只刮出幾道短淺傷口,傷口令人魚更爲瘋狂,如着魔般加深力度想要撕破咬碎。


渾濁的海水讓視野混沌,八田奮力蹬腳游出水面變成徒勞無功,他不甘心葬於這個不見天日的洞穴海底,屍骨伴隨破船沉在海床腐化得無人問津,仿佛跟平平無奇的水手平凡一生相差無幾。黑色漩渦逐漸包圍視線,缺氧的肺部承着水壓如重錘狠狠擊打,緊握着發酸的拳頭揮向人魚,力氣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 


結實的赤色身影在空中畫下優美的弧綫縱身插入水中,流綫型的身軀三兩下功夫便游近暴怒人魚,手臂用足以輾碎的力道箍緊人魚頸項,深海怪物發出尖亢刺耳的嚎叫,鬆開了八田,痛苦扭動身體和撫摸傷口,暫時失去攻擊能力。周防在視線模糊的海水眯起野獸般的瞳孔,銳利捕捉一邊的八田,划水過去一手圍着八田的脖頸朝上游去。


跟死亡糾纏即使是浮光掠影也長得如整個世紀,八田在鐮本和周防的攙扶下爬上小艇,周防也跟著跳上來,自己的小艇放任不管任其浮在水面漂盪。八田大口大口喘着氣道謝,換來周防一個點頭,鐮本趕緊劃槳前進。周防看到八田一身狼狽,徒然開口,「八田。」


「是!」八田如受驚的小兔嚇了嚇,縱然還沒恢復過來也精神抖擻回應。

「別勉強自己。」
一句説話的含義在不用人的口中意義可以大相徑庭,周防短短一句話對八田來説就有如父親和兄長的關懷,八田驚忙回答,「是的,尊哥!我會努力!」
「尊哥,剛才那些是人魚嗎?」鐮本打斷八田一臉崇拜的樣子突兀問道,眼睛還不時瞧了瞧水面。
「是人魚沒錯,不過是暴怒的人魚。」周防手中握住了布料擰乾水分,凝視水中一團團黑色色塊思索。八田和鐮本滿臉疑惑用眼神詢問對方,得到的答案是對方的搖頭,示意對方繼續穩下去。最後鐮本在八田半威逼之下硬着頭皮開口,「那麽...怎麽這次情況怎麽奇怪?」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習以爲常的煎熬消失得無影無蹤,洞穴水面如一潭鐵灰的死水毫無生機,反差大得嚇人。不但八田和鐮本,其他船員也因此不解,他們瞄着自己的船長期望答案。


「不會有問題的,這裡暫時很安全。」
有些人天生就是領導者,沒有證明、沒有靠山,憑著強大的力量建立信仰並吸引無數的追隨者, 一句説話就能令人誓死追隨並賦予無條件信任,就好像周防尊一樣,吠舞羅的船長。

經過迂回曲折的水路映入眼簾是熟悉的末夏炎陽,船員踩着著激昂的步伐進入小山的洞穴瞬間目瞪口呆。
以往堆積如山的珍寶一片狼藉,就如被人狠狠地瘋狂地搜刮,隆起的金幣小山夷爲平地,寶石四散在角落,金燦燦的光輝如明日黃花黯淡。一眾船員慌亂散到角落尋找任何蛛絲馬跡,赤城猛然回想某件事情。


「慢着! 進入鬼島的方法只有吠舞羅的人知道,當中肯定有人把事情抖出來!」

「不對! 那個海軍也曾進來,肯定是他!」

「可惡的海軍,搶走我們的寶藏坐享其成,草薙哥還在他們手上呐。」

「沒錯沒錯,我們要為吠舞羅討囘公道。」
「發生什麽事?」周防的聲音從洞穴入口冷冷傳過來,他在外面聽到騷動立刻前往,望見數量驟減的金銀珠寶不禁皺起眉頭。
「尊哥,我們的珠寶少了一大截,吠舞羅的兄弟不會背叛對方,肯定是那名海軍做的!」

「對,他們還捉了草薙哥現在生死未卜,我們不能乾看着自己背扇了巴掌的。」
「將寶藏擡回船上。」周防像即將爆發的熔岩,滿腹怒火卻沉着,轉身離開。
「但是尊哥—— 」八田不忿追上周防。
「怎樣了? 」周防背影朝着船員不在乎地問。
「就這樣子算嗎?」八田激動摩拳擦掌,其餘的船員在后點頭附和。


周防沒有回答八田問題,頓了頓才轉頭,掃視他的船員哼笑一聲,「動作快點。」



笨重的鐵門緩緩打開,規律的腳步在懸崖上的監牢中尤其突兀,也令人驟然清醒。草薙出雲曲起一條腿靠坐在石墻,笑容比紳士更爲優雅,靜心等待他的貴客。


「聽説閣下提出要求跟我會面,請問有什麽事情?」宗像禮司出現在草薙出雲眼前,客氣得如正在招待客人,一面平靜和善。
「宗像準將在繁忙之中抽空來見我這個階下囚,我真是有點受寵若驚。」出雲不自覺站起走前,右手的骨折在濕氣彌漫的監牢之中不時隱隱作痛,臉上沒有一絲波浪。
「既然是吠舞羅的大副要求,我當然不能怠慢。何況,聽説閣下有重要事情堅持不能讓我的部下傳達,伏見君因此感到十分苦惱呢。那麽我們單刀直入,請問所謂重要的事情是?」
「你我都清楚明白吠舞羅和Scepter 4之間的關係,關起我不足以令吠舞羅裹足不前。準將,也許我知道你的用意,但倘若你想牽制吠舞羅的行動,我勸你別白費心機。」
左手手掌蓋在右手前臂的傷口,他不着痕跡抖顫着,全被宗像收盡眼裏,宗祥爾後垂下眼笑得溫柔卻無情:「草薙先生,假如你口中重要的事情是如此,請省下這口氣,別浪費大家的時間。」
出雲凝望着這個宛如深海般的男人,靜謐得風平浪靜一個怒浪猛然翻騰,藴藏其下的未知之數捉摸不定卻看似有跡可尋。
宗像置身事外般笑了笑,瞧了一眼走廊盡頭,心平氣和接著說,「我的事情、Scepter 4的工作論不到你管,你現在只要履行你作爲階下囚的職責則可。倘若沒有任何事情,容許我離開。」
硬冷的腳步聲再次伴隨海浪聲在空蕩蕩的監牢響起,出雲第一次覺得自己無能爲力得深深不忿,身爲大副也只能呆呆袖手旁觀。他沒弄清楚宗像的意圖,但至少他認爲有件事情宗想必須要知道。
「準將。」他朝著走廊門口喊了聲,「尊絕對不會爲了自己的安全而犧牲他的船員。」


回答他的只有透過小窗呼嘯而過的海風和挺拔堅定的青色背影。

————

工作學業到了11月都很繁重,估計我會更得更慢,抱歉了>.<

官方那個Q版真是令人想開一個海軍上校尊x海盜船長禮啊啊O<--<

(喂你還沒填完這坑!


评论(7)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