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雙王+出雲 - Present【←標題一如既往的懶。

標題as usual隨便改,別太在意www

純粹搞笑&自娛,別太認真計較【。】


————————————


草薙出雲陷進了進退兩難的局面。

他看著那一連串的尺寸猶豫不定,怕買錯了浪費;十束說所有尺寸都買讓對方挑合適的也會浪費,結果上網看了又看,坐在收銀櫃觀察每一個光顧的男性,燕瘦環肥中日美法俄林林種種膚色和身形之中,他都無法窺探一絲綫索。

「沒關係的,物輕情意重,放心買吧。」十束經常掛著事不關己嘻皮笑臉的表情,雖然能安慰人心,可是危急關頭卻毫無作用。

「你已經預備好了?」

「我跟安娜一起準備,沒有問題。」

「好吧,我再看看該怎麼做,不然送其他東西也行。可能是我太執著吧。」十束回去了廚房攪拌今天的例湯,輕鬆無憂的背影連出雲心裡有也點羨慕和妒忌。

老實說,他和周防打從高中就認識至現在都有十幾年,雖然中間幾年銷聲匿跡,可是最後還是出現在他眼前,還欠著一屁股的債。吃了苦頭幾年周防終於還清了債項,遇到宗像後還搞起小生意。那幾年周防生日他便四處向當事人打聽了一下到底家裏或生活上缺啥或需要幫忙,沙發茶几衣櫃一般家具都是他幾年來買給周防的生日禮物。打從宗像來了,減輕他的負擔,各方面還照顧周到,他是在松了口氣。衹是宗像實在太體貼又聰明伶俐,將公寓的大小事處理一絲不苟,現在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他實在無法如以往送上小型家具當生日禮物,因此黃昏坐在收櫃前眼巴巴看著網站發呆。

其實送一件白tee不就可以了嗎?反正KING每天都是穿那種款式,省點心。十束確實提出不少吸引的建議,可是全都毫無誠意。他曾有買幾件打底白色背心給周防,免得他上班總是露點而被變態和客人纏著,冬天也能當初多一層衣物保暖。經過前思後想反覆忖度,他最後否決這個選擇,這樣和送白tee又和分別?於是又陷入惡性循環。

然後他招手呼喚宗像過來收集意見,碎裂的三觀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宗像先生,你認爲尊會喜歡怎樣的禮物?」然後他滔滔不絕説起以往的禮物和心裏的想法。

「我們之中你認識周防最久,既然家具都齊備,不妨考慮一下比較貼心的禮物,你送的話我相信他不會介意。」

「唔……這不失爲好提議。」

「沒錯。而且還須是必需品,那麽禮物便能派上用場。」宗像點頭,眼睛停留在周防身上片刻,可惜嘆了口氣接著說,「我之前趁發薪後有點閑錢給他買了一個男士胸圍,尺寸合適,可惜周防不願意戴。」

出雲啞口無言,上身不行,下身總要了吧?他鼓起人生之中最大的勇氣,追淡島的那股勁兒相比之下瞬間黯然失色。

「那麽,你覺得周防下身的尺寸是中號還是大號呢?」

「這點我倒沒注意。他不常用到這東西,所以我對尺寸有所保留。」臥槽。出雲内心呐喊刮起狂風暴雨,努力平伏後,他清清喉嚨問,「那麽憑你的觀察和接觸所得呢?」

宗像托腮深思,片刻回答,「中號可能有點緊,大號應該差不多。」

「那麽功能有什麽要求的嗎?」

「我覺得舒服即可,周防的要求也挺簡單的,不需要太多花巧的東西。」

「嗯。我記下來了。真的十分感激,我的煩惱又少了一項。」

「別客氣。這樣我也省點心。」宗像笑吟吟去到吧檯清理厨餘,出雲也選擇了合適的貨品付款,他今晚終於能高枕無憂了。


周防生日那天半個餐廳被包起舉行生日會,出雲看了看日程,那天尊絕對無法抽空好好慶祝,所以他前兩晚趁宗像倒垃圾時招了周防過來,從抽屜翻出了一個巴掌大的速遞盒子,送上生日祝福。

「謝謝。」周防的心情好像不俗,臉上盡是眉飛色舞。

「沒啥,小小心意而已。畢竟我們……唉,還是不説了,說多你會嫌我囉嗦。」出雲終於露出微笑,有點守得雲開見月明之感概。

周防沒多説,衹是伸手問出雲要了根感激煙,咬著走進厨房收拾用具,搞定後讓宗像先離開,自己稍後追上。

打烊的餐廳燈關了大半,剩下一兩盞照著收銀櫃,這天的生意有點多,出雲仍在結算,周防走過來的時候稍微嚇了一跳。

他們雖然沒去到穿同一條褲管或親密到睡在同一張床,這十幾年來也算是見盡對方大半的秘密,他和周防的友情是歲月磨礪的成果,即使沒有宗像那般一眼看穿周防,有些事情也能不言而喻。

周防掏出了他剛才送他的兩盒杜蕾斯安全套,一盒塞進他胸口的口袋,另一個擱在收銀櫃上。

「出雲,尺寸錯了。」

「……」

「我沒關係的,你留著自己用吧。」

爾後周防比了個手勢踏出餐廳。他目瞪口呆看著外面等待周防的那個男人的背影,仿佛看到那個背影掛著冷冷的嘲笑。


若干日子過後出雲才在對話之中發現那天宗像所指的是内褲,而非安全套。不過這一切一切皆是後話,當下才重要。


而這晚,草薙出雲哭暈在收銀櫃。


————FIN————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