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兄貴 - My Gay Roommate

好兄弟從誤會開始。


人見人愛的長曾我部元親搬進宿舍後很快就跟房友打好關系,生活磨合不賴,除了因天時地理人和之下誤會了某件小事之外,他確實體驗燦爛的大學生活。

學生對大學的憧憬不止在於取得一張浪費樹木卻是社會入場卷的學位文憑,而是在於糜爛精彩的校院生活,擴寬視野的人際關系還有燃燒青春的宿舍活動。元親住得離學校比較近,宿舍分配給偏遠地區的學生之後才到他,結果被分配去到某座小巧玲瓏的男子宿舍。

宿舍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個屁。由於學校有點歷史,舊宿舍還沒來得及翻新一轉眼已經是開學季節,幸好除熱水爐出現毛病、偶爾停電和比較應聲之外其餘一切完好。在家裡先收拾好基本用品已經是黃昏日落,填飽肚子稍作歇息,天幕開始出現點點繁星才抵達宿舍門口。佇立在三層小宿舍前的元親忽然有點後悔,這裡已經不是稍微有點舊的程度,而是外表堪比荒廢已久的破舊小屋,而且根據全部房間皆漆黑一片判斷,這晚停電了,意思即是長曾我部元親要徒手搬運重20公斤的行李爬三層樓梯。

元親捧著行李在梯間避過一個坑人的大窿,抹黑探索每一步,花了三倍時間才抵達房間門口。他呆呆的站在門前,門把掛了一個「請勿打擾」得牌子,他思索該如何打招呼,畢竟裡面的人要跟他生活足足一年而非平日hibye就不見蹤影的同學,要是剛見面就鬧出事情,接下來的大學生活便留下缺憾。

大概是站得久了,腿開始有點累,晚飯之後也開始人有三急,他把心一橫開門進入,看到一個一生難忘的畫面。

室友太醜?不。他的室友氣宇軒昂帶點剽悍,即使戴著眼罩也散發著一絲書卷味道,一頭柔軟的深色頭髮也很討女生喜歡。房間太凌亂?不。房間亂中帶序,元親靠著手機的燈光照到品味獨特而簡約的裝飾,感覺十分柔和舒適。那麼,問題來了,到底哪裡感覺不對勁呢?

元親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室友手上的電腦屏幕,兩個男人赤裸的身體熱烈的交纏一起,而且隱若發出一絲絲呻吟。

長曾我部元親從未感到如此震驚。

一股打斷人家辦事的罪疚感一擁而上,要是知道對方在看成人影片,他就不會膽粗粗走進房間。啊,不對。黃片這種視頻他早就已經看過,怎麼還會驚訝呢?他眼定定看著室友一臉從容不迫關掉視頻,淡然轉頭過來看著他,才想起詭異的地方在哪。

「你好,我是土木測量的長曾我部元親。請多多指教。」他終於反應起來,原來室友看的是GV不是AV,剛才那個視頻就是兩個男人在做愛。

「你好,我叫伊達政宗,社會科學系的。」他的室友隨性的打了聲招呼,彷彿丁點兒羞愧,離開座位拿著衣服走進浴室,輕輕說了句我去洗澡就消失在門口。

元親坐在自己床上眨眨眼,原來第一天搬進宿舍已經遇到不得了的事情,他深呼吸,然後學著接受事實:他的室友是個gay。


——TBC/FIN——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