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雙王 - Two Broke Men 05

草薙出雲最近精神萎靡心不在焉相比周防他更像破産那個。無他,就是網上買賣强差人意,之前介紹不少失業男人去拍GV的中介工作也一落千丈。怎麽現在的男人都守身如玉?GV男優也是份正當職業啊!他曾千方八計嘗試說服尊不當GV男優的話去燈紅酒綠的酒吧舞廳跳脱衣舞也能撈一筆,何必擠在小小的破餐廳汲汲營營也掙不到酒錢,卻被狠狠拒絶,說着甚麽不會出賣身體,可是周防尊是餐廳最賣肉那個,各種意味上。咳。體力活跟賣顧客服務也是出賣身體交換金錢,出雲覺得兩者本質無分別。

時針老早就指向1字,餐廳理應打烊,可是近關店前有個醉酒漢迷迷糊糊的走進來把餐廳當成卡拉OK,放聲大唱又發酒瘋,周防忍不住為耳朵著想一腳踢走去馬路旁,可是還得留下加班清理。預備翌日材料的出雲搖頭嘆氣,門鈴還不合時宜叮噹響起,現在的人都瞎了嗎,沒看見營業時間大大的印在門外嗎?
抱歉,我們打烊了。出雲頭也不抬趕客。
是嗎,真的十分抱歉。我看見裏面還開燈就進來了。
女聲?出雲抬起頭來。
是個身穿洋裝玲瓏浮凸的大美人,金髮碧眼,戴著貓眼鏡顯得一副幹練的樣子,雙目有神。女人的頭稍微抬起看時鐘,神情冷淡,皺眉,一點二十分,的確是關店時間,準備離開之際又被喊停。
女人目睹時光倒流在這個世界是怎樣發生。
出雲從收銀櫃取出一根殘舊的球棒,尖端頂住分針後退三十分鐘,時間回到凌晨12:50,出雲輕輕鞠躬,殷勤的遞上餐牌。
小姐,距離我們打烊還有10分鐘,歡迎光臨。來,這邊坐。
想要什麽才請儘管點,雖然厨師已經下班,不過我有幾個拿手小菜,不介意的話這頓我請。久逢甘露的出雲覺得自己的人品都賺回來,根據以往處處碰壁的經驗,這女人是真女人。所謂的真女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曾遇過變性失敗的男人、異裝癖、娘娘腔,也曾從客人口中得知跟小區的妓女上床才發現對方是男人,這區男性荷爾蒙太濃連女生都形跡罕至,害得這裏的人不是變成基佬便是偽娘。
那既然是你請客,你決定吧。女人退回餐牌揉著踩了一整天高跟鞋的小腿,摘下眼鏡的柔和視線如鐳射穿過出雲的墨鏡,會心一擊,出雲馬上摘下墨鏡發揮自己堪稱布魯克林電眼的本色,電光從虛空綻放卻如擊中避雷針消失殆盡。
別浪費力氣了,我不吃這套。
抱歉,只是很少在這區遇到小姐般漂亮的女性,剛搬來?
嗯,這裏房租便宜。
我在這裏住了好幾年,都混熟了,有問題可以隨時找我。我叫草薙出雲,叫出雲就可以了。
女人頓了頓。淡島世理。
那我先去廚房準備一下,請稍等。
出雲吁了口氣,像遇到荒涼的冰原,仿佛吁出來的氣體都變得冰冷,是個不簡單的女人啊,可是他偏偏是艘破冰船,馳行於上樂不可支。他走進廚房,周防剛倒完垃圾洗手準備打蛋,廚房鋪滿甜品材料,烤爐預熱蓄勢待發,宗像還陸續在儲存庫搬出一排排雞蛋.......他忘了明天這兩個傢伙有筆大生意,下班要借餐廳的烤爐才能應付幾百個泡芙和餡餅,還公器私用。
尊,你很趕嗎?能明天才做嗎?
明天下午前送去曼哈頓。
咦?草薙先生還沒走嗎?宗像準備量度材料分量。
有位朋友來了,我自己招呼就可以了,你們忙吧。出雲慌張的矇混過關。
出雲拍了周防肩膀,在厨房東尋西覓剩下的材料準備,八田下單總喜歡大批大批的買,囤積了許多材料部分甚至已經過期,出雲好不容易才翻出些尚未過期的意粉和貴價羊扒烹煮,周防看住出雲忙碌的背影突然萌生一種嫁女的感情,簡直是吾家有女初成長,那個所謂朋友要不是出雲的老媽,要不就是個特別的人。
周防,麵粉和牛油的分量比例是多少。另一頭幫忙的宗像面對那堆材料顯得一頭霧水理解不能,無論如何也得要有食譜,抱着周防把食譜記在腦中的信心卻大失所望。
隨便倒,覺得差不多就可以了。
尊,你好歹也在做生意,别那麽隨便啊!出雲忍不住轉身吐槽。
周防歪頭回想自己用過的材料份量,隨意將麵粉倒成一座小雪山,牛油切了一大磚,馬虎審量一下。大概是這個比例,多加6-7隻蛋,50個泡芙的份量。
大概?
啊。一直都是這樣做啊。反正不會死人。
宗像禮司剛發現原來自己的生意伙伴抱着吃不死人的心做甜品,味道和精緻的外觀也只是無心插柳,有多少人有心插花花卻不開甚至枯死,人生就是有幾個令自己氣得咬牙切齒卻拿他沒轍的人。他放棄言語溝通重新量度所需的分量記錄,按比例調好一份份的材料攪拌,周防也接著忙碌起來。
出雲撈起熟透的意粉用醬汁裝飾好伴碟,配上一大塊煎得剛好的羊扒,色香味俱全,捧著碟見周防在倒一瓶細小可疑的液體和材料去麵糰中,面色嚴肅。
尊,你別再倒大麻去紙杯蛋糕和泡芙了,天知道八田吃了之後會跟什麽女人搭訕,之前跟鄰街美容店的大嬸糾纏了半個月,差點貞操不保。
周防白了一眼,視網膜快要反出來。這是香草精油。那次就衹是個意外,誰知道衛生局的人突然檢查,我也沒了幾百塊生意好嗎?
早點聽我說去跳個舞不就好了嗎?跳一晚光是小費都幾百塊了。
出雲,你常常爲我的工作費心,爲什麽不自己跳呢?
出雲一手攬過周防肩膀,語重心長。你知道嗎?尊,你這種類型在外面男女通吃,比我更加有潛力的。
那你哄女人的技巧也比我更有潛力,爲何不當牛郎呢?
我是不會出賣我的身體的。出雲笑眯眯的回答。
語畢出雲踩著輕快的腳步哼著小曲離開厨房。

宗像。周防捧著攪拌碗若有所思望著出雲消失的地方發呆。
嗯?宗像從儲物室擡出幾包尚未過期的麵粉,開始分配材料分量。
妓女和皮條客你認爲哪個更差?
皮條客。有種跟所有妓女都上過床的感覺。一段沉默過後,宗像狐疑打量周防。周防,如果你真的要做皮條客我也不會驚訝,但就算缺錢和性生活不足也不需要墮落至此,即使我們的生活壓力很大,我還是願意聆聽你傾訴,或者能找其他辦法。
我唯一的煩惱已經在我旁邊了,而且像被强力膠黏住,甩不掉,我還能有什麽煩惱。
是嗎?別再逞强了,我半夜聽到你躲進厠所裏哭,既然我們當了室友一段時間,也應該無所顧忌袒露一切。
既然你要無所顧忌的袒露,那我就實話實説,我晚上沒躲進厠所哭。周防面容淡然,輕鬆得像討論天氣。
怎麽會?宗像運籌帷幄否定,對自己掌握的綫索信心十足。晚上我感覺你離開的床,厠所有動靜,而且的確有聲音傳出,有點微弱但我還聽得清楚。
我的確離開床,去了厠所,但那不是哭聲。周防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宗像需要時間思考周防留下的暗示,回想晚上聽到的時重時輕帶著壓抑的聲音,恍如醍醐灌頂,心底五味陳雜令他頓時欲言又止,覺得對不起周防。周防卻沒覺得怎樣,調節烤爐的溫度預備另一份的材料,瞥見宗像有口難言的表情覺得漫長的烘培之夜不難過。

那晚宗像在床上又感覺周防下床去厠所,那裏依舊傳出低沉的嗓音,像魔音繚繞不去。

*

哎呀!餐廳有老鼠!
八田在餐廳呼叫,忙碌尋找滅鼠工具,喊著早兩天買的羊扒不翼而飛,周防和宗像不約而同瞟向出雲,始作俑者眼神驚恐的微微搖頭,作了個禁語手勢,另一隻手藏在收銀櫃下。周防不久接到出雲的短信,八田仍然在鑽到角落尋找老鼠蹤跡,短信内容大概就是拜托別供他出去,周防爽快的答應,畢竟他和宗像也用了些麵粉,兩者根本就是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分。厨房的十束可樂了,一切動靜收進眼簾,破解了周防和出雲的無聲交流,深不可測的笑吟吟望著出雲,又眼神示意八田的方向,出雲整個人背後一冷打了哆嗦,納悶爲何餐廳突然變冷。

自從早幾晚遇到淡島世理之後出雲處於神不守舍的狀態,已經過了好幾天她還沒出現,到底當晚自己熱情過頭還是做得不夠?還是自己的魅力減退一大截?
呐,尊。周防在一旁稀釋番茄醬和芥末,宗像剛出去買煙還沒回來,他跟尊認識最久,最能談心和嚴肅事情。
有事?
你覺得我怎樣?
出雲,雖然宗像是我的室友,我們一起洗澡,睡在同一張床鋪,但不代表我會對你有意思。
嘿!誰說我對你有意思了?出雲嚇得打翻水,濺得襯衫一大片,差點就濡濕隔壁的鈔票。
哈?
我就是想問你覺得我爲人怎樣,沒其他意思。他沒好氣的抹乾案頭和襯衫,收拾鈔票放進收銀機。
周防思索了一會聳肩,勢利眼和賣友求榮?
……尊,我們能絕交嗎?

從沒有個女人能讓出雲苦悶像個深宮怨婦,看來這次他對這個女人用情認真,周防覺得這個女人一定是分不簡單,並非泛泛之輩。門鈴再次響起,出雲驀然擡頭迎接客人,幾天以來一直重復這個動作脖頸快患上關節炎,周防差點想勸他那個女人跟你手中的鈔票一樣,不是多數幾次願望就會實現,大概餐廳跟周防開了個玩笑,他聽到出雲歡天喜地差點喊破喉嚨
喲!小世理——
然後驟變成晴天霹靂的嗓音,估計那副俊俏愉快的表情也連同垮下來。
——怎麽你會跟宗像先生一起呢?

宗像的確根一個女人走得很近,而且親密程度絕不是普通朋友般簡單,談笑風生之間女人就草草跟出雲打了個招呼,接著跟宗像到一旁的包廂就座,點了沙拉和烤雞三文治,出雲在收銀柜裏眼紅得眼珠快要突出,他用了半晚時間還未能冰山美人交換電話號碼,總也不能被人捷足先登啊! 

宗像。周防代出雲喊了宗像過來收銀柜,宗像為淡島呈上黑咖啡后疑惑的走過去。

宗像先生,你跟淡島小姐很熟的嗎? 刺探軍情的出雲迫不及待問道。

她是我以前的下屬。宗像浮現一絲懷念的語氣。淡島是他以前投資銀行的下屬,他破產之後無法負擔網絡公司的電訊服務費,被切斷了網絡,失去跟其他人的聯絡方法。買煙在便利店碰面草草寒暄了一會,才發現原來大家的目的地都是餐廳,自從宗像離開銀行之後淡島根整個小組人員陸續也離開表示不滿,在籌劃和互相集資之下開了一間小公司,目前營運不錯。

哦。出雲腦袋高速轉動分析那句話的含義,原來是風流老闆俏秘書嗎?

上菜。你們別堆在這邊聊天了,八田最近被很多阿姨大嬸搭訕,別再令他發飃了。十束敲打叮叮鐘催促每天不務正業的三個煙民,他的冬陰功已經沸騰,再拖下去就會燒焦全功盡廢。

周防和宗像相視又死翹翹的回去工作。

喂,道明寺。什麽?又有麻煩了?兩袖清風的出雲打算安定心神重新制定謀略之際聽見淡島跟別人的通話,語氣憂心仲仲。不是跟你說過史密斯太太需要多點耐心嗎?……鬧翻了?我讓加茂接手吧。
然後一陣沉默,電話另一頭的人說了好一會,淡島接著說,道明寺,當初大家都是自願的,而且目標都訂好了,上個月就只有你一個人不達標,還損失了威靈頓太太和波特太太兩位客人,你再不努力點,對得起其他人嗎?連日高也剛剛達標了………………嗯,知道了。再見。
咦?原來小世理跟自己都是臭味相投,咳,是志同道合。
世理小姐,有煩惱嗎?
淡島輕輕嘆了口氣,不是大問題,就是生意有點差,現在的太太們要求太高了,真是難搞定。
哦……那個如果遇到煩惱的話可以找我。

淡島懷疑打量出雲,基於禮貌還是先道謝,在口袋中掏出一個食物盒打開,用勺子挖了一坨暗紅色的物體去咖啡攪拌,抿了一口感覺調味好了,再打開平板電腦回覆電郵和作簡單的文書處理。

出雲獨自在收銀櫃盯住淡島覺得再這樣下去快要變成STK,決定挪開注意力,重點放在策略上。宗像是唯一而且極具威脅的對手,好像有招什麽什麽聲東擊西還是美男計來著,説不定有用呢?

宗像先生,方便過來嗎?
請問有什麽事?我還有幾張桌子要上菜。
就一些男人之間的對話而已,沒什麽,很快的。
請説。
我看你來了這裏都沒交往,你喜歡大胸的類型嗎?
胸部我沒特別喜好,夠用就好了。
那瘦腰翹臀呢?
我不抗拒。
長得結實點好還是長得豐盈點好?
唔……當然是長得結實點好。
那麽其他方面呢?
有點性格的話相處會多點火花,感覺也不錯的。
太好了!我給你介紹個人,全部符合你的條件,你能給小世理的電話號碼給我嗎?
哦呀?
那個人是尊。
……
……
草薙先生,雖然你是周防的朋友,我也不方便多説,但你現在是賣友求榮嗎?

出雲欲哭無淚望著轉身離開的宗像,那兩個傢夥也衹同居了一段時間就已經同一個鼻孔出氣了嗎?他爲尊介紹的工作都是爲了他的銀包(和自己的銀包)着想啊,那不叫賣友求榮,是性格職業匹配理論,既然有這方面的才能就應該朝著這方面發展,這是管理學,管理學啊!

在出雲無聲的呐喊之際淡島的烤鷄三文治到了,她繼續用勺子挖了幾團暗紅色迷之物體塗上麵包上,優雅得像在高級飯廳爲餐包塗上黃油,優雅細細嘴嚼,吃得津津有味。

還是爲你的胃和牙齒先祈禱和買醫療保險吧。其後某日他們發現餐廳的收銀員消失了半天,晚上抱住肚子回來上班,宗像才想起當日他忘了要勸告出雲這番話。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