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陽光(?)宅男

工程宅男尊和商學精英禮的大學故事【。

草淡客串一下。

新卡牌的腦洞,格子襯衫實在太宅了wwww

然而爲何宅男穿格子衣服,有一位日本研究的講師解釋因爲格子的圖案複雜,所以弄髒了也不顯眼,方便一衆宅男【【【【。

Suoh Otaku快點成爲優衣庫格子襯衫的代言人(x

——————————


尊,你到底去不去啊?

別吵了,出雲。你知道我沒空。

説不定這次能交到女朋友。

你好煩。


大四的草薙出雲在宿舍厨房埋頭修理雪櫃的周防尊抱怨,小自己兩年的學弟兼室友對身邊的事情不聞不問,爲雪櫃插上電源洗乾净雙手,回去房間跟一大堆方程和零件戰得你死我活。調整領帶位置,嘆口氣離開宿舍到舉行舞會的飯堂。草薙出雲已經認識周防尊五年,高中最後一年認識他的時候,當時的周防尊已經寡言少語,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婉轉點就是不愛社交我行我素喜歡獨處,直白點就是宅男一枚。升上大學兩年后順利成爲技術宅,冰箱機車電源電腦無所不知。工程學院出宅男果然名不虛傳。十個有十一個都是宅男,包括教授在内。

唉唉他覺得自己人生最大的敗筆就是認識周防尊這個朋友。躲在家裏和宿舍不喜歡出外已經算了,衣服穿得又隨便,還好天資優厚所以牛仔褲汗衫套上去還算好看,夾著拖鞋滿臉頹廢沒精打采飯堂的阿姨依然會私心多給幾塊肉和鷄翅膀,據消息是因爲阿姨們最喜歡就是尊那種帶著中二病的感覺的男生,因爲有點像她們家中的兒子;高中的時候即使穿著又土又難看的白襪涼鞋仍然會有女生過來搭訕,欲哭無淚,他深深體會到Your Face Your Fate這個人生大道理。那張臉根本就是欺詐!欺詐啊!最重要的是這傢夥身材超棒,健康的小麥色肌膚不在話下,還有那些一塊塊鼓起的二頭肌和腹肌,花在實驗搬運材料工具而練回來的身材不是蓋的,好歹他是辛辛苦苦在健身室練回來的,爲此他感到羡慕又妒忌。
儘管如何吐槽也好,周防尊的生活還是一帆風順,順利升上跟他一所大學,而且還當了室友。
到底當初爲何勾搭了這個人做朋友?
你看人家那個商學院的會長宗像什麽來著那個,氣宇軒昂一表人才,在人群中如魚得水,同樣是大二爲何差天共地,草薙出雲覺得自己的人品不能再好。如果當初他認識的是那個在講堂上的宗像什麽,他可以免去自尋煩惱這個日常,又或者能利用一下牽橋搭綫,朋友就是互相利用,不,是互相幫助。好歹這是商學院。
臥槽!怎麽突然黑了一片了?!
光亮優美的飯廳頓時四圍呼叫聲連綿不絕,女生的尖叫聲更爲嚴重,在那個會長的安慰之下又很快平伏,可是現場還是漆黑一片,估計是電綫出問題才導致短路。

「請問現場誰能檢查一下或者知道斷電的原因?」會長的聲音在講臺響起,一片嗡嗡聲表示衆人拿電綫沒轍。居然沒人知道怎修理這班男人還是男人來的嗎?……雖然草薙出雲自己也不會。可是尊會嘛。想到這裏他在黑暗之中不知不覺露出奸商般的笑容,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大概就是這個情況(?),他掏出終端致電尊,叫他帶備工具到飯廳。

「我已經找了人幫忙,很快就會有人來修理。」安排好一切的草薙出雲揚聲回答,聽到連續不斷安心的聲音得意洋洋打算到出口迎接衆人的救星。

——!

「抱歉!」略帶低音的女聲冷冷從他懷中道歉,看來是看不清路而大意撞到,他攬著對方腰肢感受到胸膛被胸脯撞到一下,是個身材姣好的女生。

「不要緊,需要我幫忙嗎?」肯定是自己的人品回來了,草薙出雲内心滿目涕零叫喊著。

「麻煩你扶我到一旁可以嗎?我的高跟鞋甩踭了。」

「當然沒問題。」當然可以啦,尊,抱歉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跟美女在一邊乾坐的出雲互相交換了名字,對方是那個會長身邊的副手淡島世理,他對那個拉在校園的橫幅有印象,就是會長身邊那個玲瓏有致而且冰冷性感的美人啊!這刻出雲就像少女漫畫那些老套情節一樣希望相處的時間能多點,最好尊不要露臉這樣他和美女副手就有一整夜時間。
好景不長。他的希望在約莫半小時候后泡湯。飯廳恢復燈火通明,尊從飯廳側門提著工具箱氣喘喘橫過飯廳打算離開,被主持大局的會長一手攔截。人是他叫來的,他終于嘗試到自己的幸福交托別人手中是怎樣一回事。出雲攙扶淡島上前時尊已經離開飯廳,那個會長有點木然望著尊的背影開始沉思,拜托千萬不要有任何誤會啊。

「抱歉了。」出雲硬著頭皮解釋,「那是我的朋友周防尊,他一向都是這樣你別見怪。」

「哪裏,他幫了個大忙,我還沒能道謝他就離開了,實在有點於理不合。」宗像笑容真摯有禮,出雲一臉笑吟吟打量這届商學院的新會長,雖然他今年畢業已經是老油條,可是對方能當選會長也不是省油燈,笑容當中有幾分真假他清清楚楚。

「別放在心上,尊修讀機械工程,對他來説衹是小事一樁。」

「哦呀,你跟他很熟絡的樣子?」

神展開。出雲用了大半晚時間跟宗像交換情報,咳……交流一下心得,雖然開始時被打探尊的咨詢可是他沒笨到賣友求榮,別看尊一副不吃人間烟火的態度,生氣起來可惹不起。大學的好處就是自由,晚會的酒類應有盡有,雖然宗像是個精明有趣的學弟,可惜入世未深,還是敵不過花了半年深入社會實習打滾的他,這個新任會長很快就被紅酒熏得半醉,將身邊得力副手的資料和盤托出,暗爽的出雲笑眯眯扶著淡島送她回去宿舍。哈?宗像會長?一個大男人不會遇到危險的,何況在學校裏頭,安全得很,不會被劫財劫色。


再次返回房間的周防尊將剛才幫忙修理燈箱的插曲抛諸腦後,畢竟出雲作爲學長相當盡責,甚至像兄長的存在,一件小事沒什麽大不了。地上四散滿地的機械零件已經裝嵌得七七八八,他爲功課的機械清道夫嵌入電池一溜烟蹬去樓下試驗。

學校的宿舍分散在不同位置,他居住的那棟樓下有一大片空地和草坪,適合機械清道夫活動。試驗初期的機械裝置活動尚算順利,至少不像另一組的走幾步就四腳朝天,而且還能用爪子撿起垃圾,他吁口氣繼續操縱遙控器,課業的關鍵也衹看能否運送垃圾去十幾米外的垃圾桶,不成功便成——媽的!

響亮啪嗒一聲后機械清道夫應聲倒地,未能自己平衡重新站起,他憤怒的瞪著凶手,覺得自己最近的運氣背到家,先是宿舍的雪櫃出毛病,然後飯廳突然停電,連自己的機械人也慘遭毒手。

「喂,你!道歉!」他衝上前揪起凶手便裝西服衣領晃了晃,在搖曳的街燈看清對方容貌。居然是剛才飯廳裏跟他道謝的人,還半醉不醒。明明在飯廳還是醒目十足的應酬同門,現在卻步履蹣跚迷糊的踱 到某棟宿舍樓下,所謂的反差萌大概就是這樣,雖然對方一點都不萌,還有酒氣。

「哦呀?」那個人眯起眼睛打量他,顯然帶著醉意的開口,「這不是周防尊嗎?」

一生活得盡量低調的周防尊卻是troublemaker的體質,修個燈箱都能引起某個會長注意,說不定參加外面的機械人比賽就能認識下任諾貝爾物理學得獎者,不過目前還是解决眼前這個麻煩為上。他推開了這個男人卻被拉住手腕,態度認真神情有着醉酒的散渙,還帶着商科生那種交際滿天下的得意語氣,「你好,我是新任的商學院會長宗像禮司。剛才你幫了我大忙,還沒向你道謝。」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能幫忙實在太好了這種説話他說不出,沒這打算,也不符合他個人風格,倒不如回去宿舍搶救他的課業。他隨便敷衍這個宗像禮司準備收拾殘骸回宿舍又再次被打斷動作,被硬生生攔截了回去宿舍的道路,簡直就像保險營業員一樣挖出你電話號碼每天煩你還吵到你家人一樣,現場揍他一拳對方會記得的,進退不能的周防尊破天荒的萌生了送人回去宿舍的念頭。

「你宿舍在哪?我帶你回去。」

「到底學校有沒有準時交電費呢?怎麽會突然停電,學生會那些人不是應該確保^$$*%$(&%#)#」

幹,這人比整天嚷著要他交個女朋友的出雲更加難纏。

他抱著自己的機械人在懷中,試探的說了句,「我帶你回去,走吧。」其實也衹是回自己宿舍而已,可這人真的相信了自己還跟在後面上去。

「怎麽佈置不同了?」宗像禮司咕噥,蹬脫了皮鞋扒掉西裝外套倒頭栽在周防的單人床上。周防開始懷疑以精明現實聞名的商學院是否假象,那些學生其實比工程系的更加單純和天真吧?他致電出雲,沒人接話,肯定又是帶了女生到附近的草地觀星聊天,一個不留神就聊到上床去。那今晚還是暫時睡在出雲的床上,明天再解釋。課業還是先放在一邊,反正不着急,而且經過樓下的小意外他已經興致缺缺,收拾好零件和洗澡就準備入睡。


草薙出雲發自内心的覺得今天是他這四年大學生涯之中最幸運的一天,他遇到不少漂亮的女生,也曾跟聰明的女生交往,不過像商學院副會長的聰慧果斷又溫柔的美人卻難得一見,對他來説是找到無價之寶。酒後加上自我陶醉的草薙出雲飄飄然的回去宿舍,但是打開門口見到的場景使他刷新了世界觀。剛才在飯廳的宗像會長躺在尊的床上,看來醉得神志不清,而尊手抓起床上的人的西裝外套,摸著口袋似的。


哇塞!他要收回自己天真的想法。宗像會長被劫財又劫色了。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