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How To Train Your SUOH 01

腦洞緣由是因爲無疑看到某套電影預告片開出來的,

電影是<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現代倫敦背景,這篇會跟預告中的差不多,

之後的就是自己胡謅出來(x。

如大家所見,名字叫《How to train your SUOH》/馴尊高手或馴尊記【誤

片長:142mins【不

年齡操作注意17歲周防尊 & 25歲宗像禮司


————



「翹課和遲到,這些是學校的事情我管不了。除了盜竊和毒品,我看看你這次又沾上了什麽……噢,毆打傷人。」穿著西裝的警員推門而入眼角瞥了眼桌邊的年輕人,拎起案頭的檔案掃了幾掃,「上次你都可以脫身,我相信這次對你來説都是輕易而舉吧。規矩你比我們還熟悉,關押兩天,除非有人保釋你,這份口供沒問題的話在下面簽名,然後交出個人物品。」

桌前的年輕人挑眉聳肩,漠不關心的樣子接過警員遞過來的文件,似看非看的閲讀口供。身爲學校訓導處和警局的常客,這種文件他不看也罷,衹是核實了口供之後,他總被用其他方法留在這處循循善誘。

「尊,這次又怎麽了?」警員警員扯鬆領帶坐在桌沿,換掉公式語調,窗外的倫敦天氣就如他面對周防的時候滿天陰霾,不知道哪天才會陽光明媚。草薙出雲在大學畢業不久之後成爲周防尊的監護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爲了不讓年紀老邁而病懨懨的奶奶擔心,自己一人杠上照顧周防的責任。雖然周防是個成熟的孩子,生活不算井井有條但至少自理有方,學業不是出類拔萃但也安然無恙升級,可是哪裏出錯的樣子,總會犯點小事,不礙事,就衹是警戒一下而已,除了之前被嫁禍販毒之外,其他一切安好,可又像在鋼綫上行走般行走,隨時失足。

「我沒有再找麻煩了,出雲,是麻煩自己找上門,我就衹是剛巧經過而已。」周防無奈向自己的監護人解釋,他天生好像就有副惹麻煩的體質,小時候在公園替附近的小女孩撿洋娃娃都會被人家的父母曲解成他搶走,考試睡醒張望才意識自己在試場的時候主考官已經滿面怒氣走過來誤會他作弊,在便利店翻個電話也能被店員看成偷竊,説不定他覺得他現在踏出警局會有人沖過來再把他押去蘇格蘭場。

「那你會保釋我的吧?」他放下筆問。

「你今晚就留在這裏吧,起碼不會發生什麽意外。今晚有行動我不方便看著你,最近蘇豪區那邊的情況有點亂,你也要注意點,不然我便搬過去跟你住。」出雲取過口供檢查一下蓋上,等一下會有人帶你去羈留所,乖乖呆在這裏。」

「我的Orge……」

「別惦記電玩了,還有你的考試——噢,怎麽了,喬納森?」

一名紅髮男人敲門直接闖進拘留室,在草薙出雲交頭接耳了一會,周防尊承受了監護人驚訝無比的目光,衹見出雲拍拍同僚的肩膀,那名警員就離開了。

「有人保釋你了,尊。我不敢相信除了我之外還會有人保釋你,你在外面認識了什麽人?」周防對出雲的盤問毫無頭緒,他習慣獨來獨往兼是塊麻煩磁鐵,到底有誰願意接手他這個燙手山芋他比出雲更加疑惑。

縱然滿頭霧水,他們還得依照程序辦事,周防最後還是被保釋出去,出雲憂心忡忡目送周防離開,叮囑他不要亂竄便回去警局。


脫離束縛的周防尊感到輕鬆無比,他這人就是有種狗屎運,every cloud has it silver lining大概就是這樣意思,他又可以回去跟他的電玩戰到天昏地暗,或者倒頭大睡也好,這樣擾攘半天浪費了他大部分精力。當然,面前橫過來的雨傘能移開別擋著他回家的路那就完美了。

「麻煩讓開。」

「哦呀,難道這樣就是你報答保釋人的方法?」他轉頭過去,雨傘的主人是一名帶著東方味道的男人,藍色短髮,眼鏡看上去是很貴那種,西裝革履,皮鞋擦得油亮,一副心懷鬼胎的微笑打量他。

「別擋路。」

「錯,你不應該這樣說。」男人笑著收起雨傘搖頭,「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問吧。」

「神經病。」周防抛下這句直徑離開,不出三步后膝猛然一痛,差點就跌得個狗吃屎,多虧他反應敏捷才沒出洋相。那個男人繞上他前擋著去路,周防眼睛咪成一條縫忖度一會,其實一走了之并不難,衹是這個非親非故的神經病保釋他,那麽定必有目的而來,現在溜走日後也能被揪出。

「你想我怎樣?」

「好問題。」男人滿意點點頭,傘柄鈎住他的背包肩帶,扯他凑近過來,「我們別浪費時間,邊走邊說。」



都會圈的好處兼壞處就是整個城市就像個迷宮一樣,道路錯綜交雜,小道錯開連接另一條大街,縱使周防平日會四竄也沒對方對街道瞭如指掌,他就衹能跟著對方七彎八拐的尋找他們的目的地。

「8歲的時候失去雙親,在孤兒院呆上三年被領養,領養人去世之後一直由草薙出雲當監護人。」男人在路上自説自話,雨傘仍然在兩人中間勾著周房背包防止他開溜,「成績一般,勉强升級,品行有待改善,沒有犯罪記錄,不過智商不錯。嗜好打電玩和睡覺,其他還有待觀察。還有其他需要補充的嗎?」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想我怎樣。」
「別這麽不耐煩。」他們轉入Mayfair,「我的名字是宗像禮司,接下來的日子是你的教練。我找你,是因爲我所屬的機構缺少你這種人,我是來招募你的。」

多虧周防是個萬年面癱才能控制自己的表情,再拐進另一條街的時候他瞄了一眼路牌——Savile Row,那麽至少他求救的時候能正確説出自己正確位置。這條街西裝店林立,他們朝著街尾進發,寬闊的道路逐漸變成小道,路人漸漸稀疏,宗像禮司仍舊説著一大堆天花亂墜的事情,什麽情報人員、政府和機關,他衹顧研究怎樣能離開這裏,可惜附近都是身穿光鮮的男士,他一身運動裝顯得格格不入,像他那頭紅髮一樣著眼,一開溜就會被發現。

「所以我們找了你。這邊。」宗像禮司停在盡頭,面前是一所看起來古老的裁縫店,櫥窗都是木製,開門的時候門鈴響起清脆鈴聲,店主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就埋頭工作,他能肯定對方不是爲了買他一套西裝才找上門的。「雖然總部在子彈那邊,不過這是你以後上課的地方,衹限理論,至於實習我會抽空帶你外出,目前有任何問題嗎?」

「額?」周防顯然對這一切毫無頭緒,難道對方要收他稱學徒?然後他的下半生就在這所裁縫店過活不成?

「專注力有很大進步空間。」宗像禮司評價,將門牌從{OPEN}反轉成{CLOSED},重新解釋起來。「K-PRO是所軟件公司,目前在市場十分有潛力,股價穩定,這點你能省略一下。不過,我要你知道K-PRO背後的【業務】。」

周防覺得他絕對是被坑了,至於被誰坑他衹能想出是出雲,畢竟跟他的關係稍微親近的人就衹有他,他的老師和同學絕不會浪費精力整他,因爲那衹會徒勞無功。

宗像禮司領他到店后的試衣間,示意他進去,自己接著擠進來。試衣間的鏡子倏地亮起,一把機械女聲從中響起。

「編號。」

「KMR1001。」宗像回答,臉龐接著前傾,一條熒藍色的光束從上到下掃過,鏡子浮起{面部確認通過},整個試衣間像升降機般移動,宗像泰若自然不顧兩眼發直的周防繼續接話,「K-PRO是專門收集情報然後出售給政府和皇室,一般都作反恐和打擊地方不良組織用途,總之就是任何威脅國家和皇室安全的事情。我們有幕後人員負責一切準備工作和支援,而你,則是要訓練成前綫人員,負責收集情報。」

裁縫店的地下遠比店面大,放置幾個架子,除了一列列大小不一型號的槍械排列在上,他在電玩中用過的、沒看過的包羅萬有;還有各種小玩意,有打火機、鋼筆、袖扣和卡片盒,他萬分肯定這些玩意絕不簡單。宗像禮司背著他逐一講解注意事項。

「這裏是你上課的地方,除了射擊、潛行、入侵和體能訓練之外,還有。還有問題嗎?」

你們找錯人了,這種騙案在倫敦應該有不少吧?周防飛快直奔回去剛才的試衣間,踏進去前一刻又被拉回去。一聲脆響之後背脊火辣辣的痛,抽出經過槍櫃取下的手槍反擊,手腕一扭,跌下手槍,被宗像反鉗逼至墻上。 宗像禮司利用自己的身高優勢鉗制周防,低聲耳語,仿佛摸透了他的脾氣的撩起他怒火。

「勇氣可嘉。不過太嫩了,別以爲在街上那些小伎倆能用在我身上。」

溫文的外表和修長的身軀下蓄滿力量壓得周防動彈不得,要陷進墻壁似的,他艱難的挪動四肢換個好受點姿勢,身後的人再加重力道,痛得他低聲怒哮。

「混賬,放開我。」身後的人放手,可是盯緊他的一舉一動。

「放你離開的話,我仍然會找到你的。別浪費寶貴的時間。」

「爲什麽不找其他人。可能他們會願意,省下你不少麻煩。」

「你是目前最合適的人選。」宗像禮司居高臨下的解釋,「無論年齡還能力,你絕對勝任。我們其中一個目標在大學,雖然我們的人員能馬上搜集需要的情報,但我們需要新人,評核各方面之後沒有人能比你更適合,你還有一年多才考試,在這之前訓練你成前綫。當然,之後還會委派你出動其他任務。」

「那我跟賣身給你這間K-PRO有什麽分別?」周防不是不心動,衹是覺得莫名其妙因爲懷疑起來,他是活蹦亂跳的體質,要他安靜下來的結果就是直接倒頭大睡。他承認他看到這些武器的裝備的時候的確動心,不是出自青春期的好奇心和男生的興趣,而更像來自本性對危險的探索和未知的渴求。

「廉價勞工和免費勞工不存在,請你放心,事成之後根據你的任務的危險度和難度而支付收入,之後你可以選擇繼續留下還是離開。我希望得到滿意的答復。」

「給我一天考慮。」周防聳肩,環視整個空間扯起笑容,「既然想招募我,不應該有點表示嗎?至少介紹一下這裏的東西也可以吧?宗像禮司。」

宗像禮司莞爾一笑,周防尊的確是合適人選,無論是一開始曉得乖乖的跟他過來還是在這裏討價還價,甚至把一切驚訝好奇深藏不露,的確是有一定潛力。

「當然可以。」


——不知道是TBC還是FIN的分割綫——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