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尊礼 - The Baptism (刺客X教皇)

沉醉在刺客教條設定的我,

還有沉迷刺客教條游戲的 @盒子 ,

共同研發新坑【喂

這設定太萌所以我決定修改一下背景用這個設定穿越不同時空( •̀ ω •́ )

這次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意大利

——

我們唯一的天主,全能的天父,天地萬物,無論有形無形,都是由祂創造的。

一小撮人圍坐在聖堂前排的長椅上,乳香和沒藥香氣漫溢在偌大的教堂,彌漫著激動期待的氣氛。教堂在日落之後仍然燈火通明,卻照不到幽暗的角落。

我們爲此獻上感恩,也感謝聖父聖子聖靈今天在這裏見證洗禮,求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繼續引導帶領賜福之下受洗典禮的過程。禱告奉靠耶穌基督之名。

沉穩的男聲在空曠的教堂回蕩猶如能驅散一切罪惡,讓惡魔避之則吉而解除一切厄運。剛滿月不久的嬰孩在母親的襁褓裏甜睡,教皇、母親和即將成爲教父的公爵圍在洗禮臺側,教皇捧著經文讀誦。

你是否相信: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他爲了你我的最而在十字架上受難,使你我的罪能夠因爲相信耶穌而被上帝赦免?

匿在教堂大柱后的男人對經文嗤之以鼻,躡手躡腳探頭探視情況,年輕的教皇穿著白底金紋的教袍,背後的火紅的十字架顯得扎眼,聚精會神在洗禮上。他的目標在受洗臺旁的公爵,正在笑吟吟注視自己的教子,伸出一根手指逗著嬰兒,樂不可支。

周防挨在大柱調整自己的袖劍,檢查自己身上的武器齊全,拉上兜帽,洗禮仍在進行,藍髮教皇掬手盛起一勺聖水灌繞在嬰兒的頭頂。他熟門熟路繞到距離祭臺最遠的玻璃彩窗,輕輕推窗而出,長年纍月的行動使他動作流暢而且幾乎沒發出丁點聲音,跳到一塊草地上。

你是否會放棄撒旦和他的惡行?
——這是他離開教堂聽見的最後一句。


*


漫天星光都不能照亮教堂附近的道路,周防憑著絕佳的夜視能力在草叢中潛伏,教堂傳來一小陣騷動意味洗禮已經完結。嬉鬧的人們圍在剛完成洗禮的嬰兒身邊,他的教父接受衆人的祝福登上馬車離開教堂。

馬車的目的地是一個商人的大宅,周防拔出腰間的匕首擲向馬腳,一個摔跤令馬車翻仰,他馬上趕前防止車内的公爵離開。

「晚安,公爵大人。」他給予一個猙獰的微笑,膽小如鼠的公爵怕得聲音抖震。
「你是誰?想怎樣?!」
「那筆金幣到底藏在哪裏?」周防揪起公爵的衣領凑前,對方已經嚇得腳抖。
「沒有,我不清楚,放開我!」公爵被周防拽出馬車,胡亂掙扎四圍沒有一人能聽聞他的求救。
「沒關係,我們總能查出來,衹是出生不久的嬰兒失去教父有點可惜而已。」周防討厭跟目標拖拖拉拉,要不爲了情報的話才不會浪費這些時間,早就在這個人渣前往教堂的途中解決。
「在……在修道院。」被威脅的男人抖出幾字。
「很好。」周防滿意點頭,「但願地獄之門會爲你這種人渣打開。」


*


荒涼取代一刻前仍然歡欣地進行洗禮的教堂,年終不少人受洗可沒幾個會遵從教義,虛假的信奉並不能帶來永生。

宗像驅散了協助洗禮的神父,表示自己一人就可以,教堂衹有他在收拾,不時傳出衣服移動的窸窣聲和用具互相碰撞聲,在空無一人的教堂特別刺耳。

「請問閣下打算在這裏藏多久?洗禮已經完結了。如果閣下希望上帝赦免沾滿鮮血雙手的自己,我想我現在還可以爲閣下進行懺悔,吠舞羅的周防尊。」宗像就像對著空氣自説自話,繼續收拾。

「我到這裏的目的與你無關,上帝不會放棄任何一人。」完成任務回到教堂的刺客從角落走到十字架前的跪下。

「我以爲刺客都是無神論者或已放棄投進上帝的懷抱。」宗像斜視旁邊跪下的男人譏諷,聖經放在祭臺中央,在最前的一排長椅坐下。

這是宗像禮司第二次見到周防尊,第一次是他還沒成爲教皇之前,被上頭派遣到某個近郊的村莊進行彌撒回程的路上。那時候他在旅館的二樓,晚上吹著愜意的涼風,他打開窗戶發現潛伏在旅館陰影的周防尊,那頭艷陽般的赤髮仿佛在黑夜中燃燒,張揚又狂莽,完全跟刺客身份毫不相符,卻幾乎悄聲無色一口氣刺殺兩個目標。

洗禮途中他已經發現周防躲在教堂的大柱之後,對方仍然漂亮的隱藏自己,當然如果能讓自己毫不知情更加天衣無縫,可是他卻發現了他。

完成禱告的刺客掏出吊在胸前的十字吊墜,畫了個十字,親吻手中的十字架。

「你殺人會内疚嗎?」

刺客的動作僵硬一下,瞥視長椅的教皇,低聲呢喃一句[亞孟]站起退到宗像旁邊的長椅坐下。

「不會。」周防良久才回答教皇的問題。「我不會内疚,他們都是活該的人。貪婪、荒淫無度、百姓的生活置諸不顧,這些已經足夠讓他們下地獄,我衹不過是早一步送他們去地獄。」

「你又如何?難道你就不害怕地獄?」

周防沉默,從選擇了這條道路開始已經沒有退路,自己是行走於黑暗之中的人,他這種人再也沒有機會到天堂。深夜夢到自己雙手沾滿鮮血驚醒,會掏出床邊的十字架禱告到晨曦升起再躺回床上,儘管他怎樣虔誠祈禱,伊甸園衹是鏡花水月。

「你曾殺人嗎?親手刺穿心臟的感覺,那就像心中某部份也跟著死去一樣。」周防問宗像,眼神閃著祭臺的燭光,載滿痛苦不堪,「但是我仍然堅信自己在做正確的事。」

教皇站起,走到祭臺前,拎起放置在中央的聖經,忖度一會決定放下,回頭立在刺客面前,就如進行祝福禮站在衆人面前般萬丈光芒。


全能的上主,我以個人之名,求你赦免這位刺客的罪,使他能在深夜得到安眠,得到平靜,遠離撒旦和一切惡魔,並賜予他能在死後前往天國。天主,我們的救世主,爲你名的光榮,協助我們,爲了你的聖名,寬赦我們的罪過,拯救我們。我們全能的聖父、聖子、生靈,求你垂視我們的勞苦和可憐,赦免我們犯的一切罪愆。亞孟。


完成禱告的宗像單膝跪在周防前,撥開周防的碎髮,在前額親吻了一下。


假如天堂將他拒之門外,我願跟隨他到地獄裏去,解除他的厄苦。

——FIN——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