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

布袋戲。
舊坑參考po過的文。

© 小高
Powered by LOFTER

尊礼 - 瀚海 22

懷著戰兢的心情來更一更,

最近另覓新居發現weebly和P站,

Weebly: http://heybritney.weebly.com/

P站:id=5090042

目前搬運中(不懂用P站發文的我在研究,給我一點時間)

之後的摸魚應該不會再放在這裡,

瀚海在完結之前都是全0所以幾邊都會放(致力研究劇情的我

謝謝你們♥


————


22

草薙出雲自離開碼頭帶領吠舞羅的船員之後接近一星期時間都在附近沒有海軍巡邏的海域徘徊,一群船員起初重見他的時候興奮得手舞足蹈,還欠沒有衆星拱月的載歌載舞而已,十束多多良在他身側左顧右盼了一會發現不對勁,立即讓一群小伙子安靜下來,出雲將事情和盤托出,當然省略了尊爲了宗像準將而放棄逃跑的機會。

開頭的時候船員仍會安分守己的做自己事情,幾天后耐性磨光便焦急難安,嚷著要回上岸查個究竟。即使出雲相信尊有能力逃過追捕,他對岸上的情況一無所知,也沒有任何取得任何跟陸上的聯係,因此在晚上眺望那片一片濃厚的黑煙時心裏還是舒了口氣,不是因爲終於是有動靜,而是他們找到了原因上岸,說到底他不喜歡坐以待斃。

他讓船員準備武器並爲大炮充好彈藥以應付中途出沒的軍船,其餘的船員拉動帆繩,一洗連日的萎靡,向著港口方向前進。


*


天國號的船艙的裝備齊全而且分量驚人,船艙的32門大炮光亮氾著金屬的顔色蓄勢待發,彈藥充足,周防明白宗像選擇天國號的原因,暗暗盤算吠舞羅是否該把火砲的數量增加至40門。他挽起袖子開始幹活,吠舞羅的船長並非遊手好閒在駕駛甲板指指點點的好逸惡勞之徒,帶領整艘船的工作量和體力活比任何人都要多,雖然出雲替他處理大部分瑣碎事情,他仍然是船上最強悍的船員。

宗像在駕駛甲板穩定船身的前進方向便到主甲板攀上繩梯下帆,多虧連日的氣流和風速強勁,即使缺少船員划槳船隻亦能在兩人控制的情況下穩定行駛。他回到駕駛甲板伸出望遠鏡檢查附近水面情況,威絲曼還沒能追趕上來,至少待翌日清晨才能搜到他們的位置追上前。

處理甲板事情完畢也應該下船艙幫忙,周防已經脫掉上衣露出脹鼓鼓的肌肉,汗珠在紋理分明的肌肉上流淌,手中抬著一箱炸藥丟進海裏去。宗像拍了周防左肩以示好意,脫下外套幫忙搬運炸藥,留下幾箱鏈球和火藥填滿兩舷火砲,還有足夠兩人用的火槍與子彈,其餘統統丟去海中。


處理火藥完畢他們在駕駛甲板休息以便觀察水面,周防在船長船艙找到貯量,最重要是幾瓶朗姆酒,他急不及待咬開木塞灌了半瓶,上到甲板還被嘲諷一番。
「你就像碼頭搬運貨物的水手一樣。」

「至少我是最值錢的水手,讓我幹活的價錢不少。」周防遞給宗像食物和酒,兩人靠肩坐在船舷啃住乏味乾硬的麵包等待天亮。

「我曾想過也許在海上自由自在航行好像也不錯。我收過無數從各地而來的物品,不過從沒踏足過那些地方。」宗像自言自語的接著說,「等我離開Scepter 4之後恐怕已經不能提起力氣揚帆航行。」

「現在離開Scepter 4就可以了。」周防拎起另一瓶朗姆酒,語調理所當然。

「我可不能撒手不管Scepter 4,這事解決之後還有爛攤子要收拾。」哼笑打消周防的想法。

「我讓你先解決陸上的事情,還有Scepter 4的事情,到時候你再不需要處理那些死板的規矩的沉悶的工作,還能跟吠舞羅的船長航海。」

「聽下去不錯,那我也成爲吠舞羅的人?」

「只是跟吠舞羅的船長。」周防補充,「我們兩人。」

「你居然能放下吠舞羅?」

「沒有什麽放下不放下的,我們最終歸於這片大海,與生俱來從來就沒擁有任何東西,我總不能帶著它離開。」

「說得真瀟灑。」

「如何?」周防聳肩,舉起酒瓶,宗像轉了轉眼珠。

「For the ocean。」

瓶頸相碰發出清脆聲音,他沒有答復周防,就如沒人掌舵的船隻一樣朝著未知方向駛去。

清晨鈷藍色的天空跟海水融為一體,晨曦從中隔開分成蔚藍和淺藍,駕駛甲板上的空酒瓶隨著船隻的晃動滾動,宗像雙眼睜開肩膀被周防枕著,直到太陽完全冒出海面他才搖醒周防。附近一帶的水面平靜無波而且天朗氣清萬里無雲,提供絕佳的視野和環境讓他們觀察任何動靜,也同時意味他們的位置表露無遺,正中下懷。

天狼星在望遠鏡的小孔搖晃,船帆全部打開逆風全速前進,看架子非要追上他們不可。周防和宗像躲進船艙造成甲板空無一人的詭異情況,翻出洋劍與彎刀佩戴在身上,繼續在船艙靜候伏擊時機。親手炮擊自己的船隻很難受吧?周防爲身上的火槍上膛,瞥了一眼宗像的側臉,拔出另外一把火槍上膛。
我寧願它沉進海中也不願落入威絲曼的手上。宗像不以爲然道,寧爲玉碎不爲瓦全。天狼星不是無堅不摧但並非不堪一擊,還有其他船隻跟吠舞羅一樣強悍厲害。

周防怔了怔放笑起來,看來自己的擔憂是多餘,能跟他討價還價的人祇有宗像,也祇有他能與他並駕齊驅。由於風速的關係威絲曼比他們想象中的來得快,周防燃起火把在船艙盡頭附近的重炮準備,宗像毫無顧忌將天狼星交到他手中,他也不會讓對方失望。

威絲曼眺望他的天國號在海上安然無恙下令全船準備火砲,全速前進趕上登船,駛近之後發現甲板空無一人之後篤定劫船者躲在船艙。

天狼星和天國號駛平之際他的部下已經准備就緒,托著火槍在船舷屏息等待命令,祇需要他一聲令下就能搶回天國號。


轟!轟!


一整排海軍在船隻猛烈搖晃下失去平衡倒下,碎片飛散到處都是,船頭和船尾冒出兩串黑煙,天狼星被炸穿兩個大洞。

「開火!」威絲曼厲聲命令,對方充其量也祇有兩個人而他人多勢衆穩佔上風,他有信心能讓天國號受最少的攻擊之下奪回來。

兩船在連續炮擊之下的距離拉近不少,視線在煙灰籠罩下一片模糊,威絲曼決定直接登船,甲板空空如也他連舷戰也省下來,吩咐船艙的砲手繼續重炮避開致命位置進行攻擊,餘下的海軍利用抓鈎滑到天國號,他跟著登上天國號的駕駛甲板。

「跟我把船搜一遍!」

接到命令的海軍在甲板仔細搜查任何可疑人物,仍在天狼星的部下看到威絲曼順利登船加上天國號已經沒再受到任何攻擊便停下動作,天國號始終是他們的艦船,親手炸得千瘡百孔心裏總會不是滋味,何況現在他們的威脅已經解除。

「報告長官,船内並無任何人!」搜索過後一名海軍在主甲板彙報結果,出乎他預料之外而且算盤盡失,他掃視甲板一無所知的隊員懷疑當中是否有任何叛徒,天狼星上的隊員仍然在等待他的指示,唯有悻悻然派遣部分隊員留在天狼星跟天國號一拼歸岸,卻倏然被一個迫擊炮狠狠撞擊船艙。


宗像在天國號與天狼星靠平的時候跟周防燃點重炮的藥引,一個船頭另一個船尾,爾後緊接點起其他重炮。他們很快就受到威絲曼的回擊,天國號也吃了幾個炮擊,碎片飛濺割出幾個小傷口,繼續狼狽地發射更多炮擊直到船舷的火炮用盡炸藥,他們便匆忙在混亂之中跳進水中。

他們在水中潛到天狼星船舷的另一邊,海軍都集中跟天國號對戰一邊因此沒有任何人發現他們悄悄攀上了天狼星的最底的船艙,整理身上的武器,宗像取過油燈點起火把,互相交換眼神示意準備好。

周防垂下握住火槍的雙手潛伏到上層的船艙,砲手伏在火砲旁邊透過小窗觀望天國號的情況等待命令,背部弱點表露無遺,輕步拉近距離毫不猶豫扣下扳機射倒幾名砲手,觸動全層神經而迅速執起武器沖向周防。

宗像隨後踏上來在人群開槍,幾名砲手再倒下,砲手分散開來對付不知名的襲擊者。距離太近以致火槍再也派不上場,乾脆丟下火槍。兩個人從周防後方沖上勒緊他脖頸企圖制止他的行動,手肘用力往後撞擊對手的腹部,被襲的海軍面目猙獰彎身後退。

習慣炮擊的砲手在近身戰方面略遜一籌,宗像在樓梯附近應付任何接近樓梯企圖通風報信的人,直接攻擊對手的弱點令其倒下,用麻繩綁起雙手跪到一旁;餘下的人見狀仍沒停止反抗,反而更加兇猛的朝周防撲去。周防拔出身側的兩把彎刀猛力揮畫,幾名砲手偏身閃避,鈍痛從後頸和頭部緊接而來,晃了幾步背脊再迎來幾擊,仍沒轉身過來已經被踢后膝跪下來個五花大綁。
被綁的砲手和海軍痛苦的跪在一旁,周防建議把他們殺死或者留他們在船上當俘虜,一一被宗像拒絕。

「這些是你們私掠船和海盜的做法,我要用我自己的方法解決,及然他們是威絲曼的人,我會將讓他們回去威絲曼那裏。」

最後砲手們和海軍一眾在周防的指示下跳船,宗像爲火砲上彈,連續點火挑釁威絲曼並宣示他並沒有貪生怕死的躲在角落。

重擊令天國號穿了幾個大洞,煙氣在水面彌漫朦朧兩船之間的視線,周防和宗像抓緊時間機會沖上主甲板,在海軍準備好之前先發制人,連接天國號和天狼星的抓鈎繩索和繩梯被周防用斧頭全部砍斷,天狼星迅即脫離拉扯逐漸遠離天國號,逗留在甲板上的海軍蜂擁群住周防,宗像逐一射傷他們的手腳,喪失戰鬥能力的海軍被周防抛出船外。

「回去天狼星抓起周防尊和宗像禮司,截倒他們!」

意識被擺了一道的威絲曼怒哮,他的部下馬上下去船艙準備炮擊,幾乎把儲藥庫掀翻也沒發現任何火藥,武器不翼而飛;待在甲板的海軍抛出抓鈎滑過去,要不距離太遠,要不在滑行之前被周防砍斷麻繩,一律徒勞無功。

宗像徐步到船舷與威絲曼對望,優雅笑得像個紳士卻令人毛骨悚然,畢竟是常年跟海盜斡旋而招攬他們爲國王賣命的人,那股氣勢就如寬闊無邊的海洋醖釀無窮無盡的湧浪,稍不留神就被捲散一切。

在遠離子彈射程範圍之前,宗像填滿火槍,眯起鷹隼一樣銳利的眼睛就如他在港口瞄準威絲曼的爪牙的船隻,嘴角的笑意未減。

響聲在天國號迸裂炸開帶來劇烈的搖晃,刺鼻的火藥和熊熊火光逐漸吞噬主甲板,宗像對準天國號主桅杆下的藥筒發了幾發子彈引來的爆炸令船上的海軍手足無措,空無一物殘缺不全的軍艦好比漂流在海上的竹筏,無用又礙事。坍塌下來的桅杆壓破甲板和船舷,天國號已經失去一切利牙和籌碼,威斯曼雖驚訝卻不慌亂目送天狼星消失在視線之中。

「上將,天國號已經不能繼續航行,船上的救生艇足以我們離開這裡回去港口。」附近的海軍繼而準備救生艇逃離天國號,威斯曼檢視船隻打住屬下的動作。

「不用回去,我們還有支援。」

————






评论(2)
热度(19)